1286

手機資訊 狠狠操天天插夜夜射日報電子版
5a af
2ec1
首頁 >> 新聞 >> 行業新聞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非洲豬瘟疫苗研發之路

近日,發酵了一周多的海印股份將“今珠多糖注射液”變“非洲豬瘟疫苗”的“筆誤”風波終于在監管部門和行業的質疑聲以及企業自身的道歉聲中漸漸平息。

從6月11日對外披露“今珠多糖注射液實現對非洲豬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預防”至17日正式承認系“筆誤”并道歉,海印股份的股價遭遇了先飆升后狂跌的“過山車”。

雖然風波漸漸平息,但一個“筆誤”引發的行業震動和股價動蕩,足以見得“非洲豬瘟疫苗”這幾個字在當今中國社會具有怎樣“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份量。

為什么ASFv疫苗100年來都沒人研制出來?

因為困難重重。

我們知道,非洲豬瘟病毒(英文縮寫:ASFv)是一種雙鏈大DNA病毒,其中,基因 II 型是中國、俄羅斯等國在內目前流行的非洲豬瘟類型。

ASFv不僅有龐大而復雜的基因組,還有很多保護層。它能夠躲避機體免疫系統監視與免疫反應,甚至能感染免疫細胞,更有超強的體外生存能力,致死率高達100%。因此,ASFv又被稱為“動物界的艾滋病毒”。

非瘟疫苗研制的第一大困難,在于ASFv具有多種(20種)基因型和過于復雜的基因結構,人們對ASFv的研究和認識還遠遠不夠。ASFv能編碼150到200個蛋白,但其中有50%的蛋白功能人們還沒有弄清楚。

“ASFv基因組成結構非常復雜,普通的病毒DNA只有10~20kb(kb,DNA長度單位),但ASFv的DNA有170~190kb。ASFv的DNA里面有腹膜細胞,使得耐受力很強,保護非常好,而且它的變異性又很高,(所以ASFv)并不是單一的病毒,而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病毒家族。”

這是來自世界知名非洲豬瘟專家 桑切斯·斯凱諾教授(西班牙國家暨世界動物衛生組織ASFv研究實驗室主任)在研究了40年ASFv后得出的結論。

因此,桑切斯·斯凱諾教授強調,ASFv并不受某一抗體控制,如果只是采用單一抗體的藥物,不可能對它進行有效控制。另外,ASFv基因當中還有兩個蛋白質非常復雜。

ASFv的顯微觀察和內部結構(圖源:現代畜牧網)

疫苗研制的第二大困難,有學者認為,是因為自1921年ASF疫情在肯尼亞首次被報告后的30多年里,一直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流行。因此,在ASFv流行的前30年間,有關ASFv及疫苗的研究和投入非常有限。

直到1957年至今,隨著非洲豬瘟病毒橫掃歐洲、美洲、亞洲的十幾個國家,造成越來越大的經濟損失,才致使各國將越來越多的人力、物力、財力等投入到ASFV疫苗的研制進程中。

自1960年代起,針對ASFv疫苗研發已接近60年,但由于對ASFv感染保護性免疫諸多方面的研究和認知尚不清楚,針對ASFv的各類型疫苗的研發方面均未取得較大進展。

ASFv疫苗研制已取得哪些突破?

疫苗研制成功最重要的兩個指標是要兼具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和免疫有效性。由于ASFv基因突變疫苗(包括基因缺失疫苗)可以提供完全保護作用,因此是目前最具開發潛力的疫苗。

2018年10月,碩騰公司被授予獨家使用由美國康涅狄格大學研究發布的“基于MGF基因缺失的減毒非洲豬瘟疫苗”的專利。

2019年4月26日,桑切斯·斯凱諾的研究團隊于在《獸醫科學前沿》上發表世界首個針對ASFv基因II型毒株的野豬口服疫苗。經試驗證實,這種ASFv基因突變疫苗對歐亞野豬免疫有效率可達92%,且具有較高的安全性。該團隊下一步將進行野豬實際免疫接種研究以及家豬免疫接種實驗。

世界知名ASFv研究專家桑切斯·斯凱諾教授

2018年12月,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成功分離出中國第一個ASFv毒株,為中國ASFv疫苗研發奠定基礎。2019年5月24日,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自主研發的兩個ASFv候選疫苗株被發現具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和免疫保護效果。目前,該所已建立兩種候選疫苗的生產種子庫,下一步將加快推進中試與臨床試驗。

這是巨大的成績和突破!也許未來某一天,可商用的ASFv疫苗將誕生在中國。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國內多家科研機構都已分離出適合用作基因缺失苗的候選弱毒株,有實驗室已經在做動物實驗,還有科研機構實驗后的“初步結果還可以”。

ASFv疫苗的到來還有多遠?

目前,世界范圍內至少有8個國家15個研究機構正在致力于ASFv疫苗研發。2017年底,歐盟發起了針對ASFv疫苗的創新行動。2019年1月,中國啟動ASFv基因缺失活疫苗研發項目。

目前,國內已有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中國農科院下屬的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上海獸醫研究所、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和揚州大學……多家科研機構共同致力于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發。

一般來說,一款疫苗從研發到上市至少需要5年的時間,大致需要經歷如下過程:大量動物實驗——臨床試驗(至少半年)——獸藥評審機構檢驗——獲得新獸藥證書——企業生產一定批次的疫苗——疫苗檢驗合格——大規模生產——疫苗上市。

國際學界曾預計,非洲豬瘟疫苗的研制或需8年。但也有國內ASFv疫苗研究者認為,在國內非洲豬瘟形勢嚴峻的前提下,這一進程可能縮短。

總之,疫苗已取得進展,但仍前路漫漫,養豬業可能還需要再堅持和等待5年至8年。

在這5年—8年間,雖然沒有ASFv疫苗,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是養豬人也不必絕望,因為只要有人吃豬肉,就會需要有人養豬,市場需求永遠在那里。政府、行業和千千萬萬的養豬人,總會在跌跌撞撞中一起摸索出一條最合適的防非復產之路。

責任編輯:張玉潔

《狠狠操天天插夜夜射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

8f1 66c
今期六合彩特码 0